返回

泄欲久久资源网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www.lxdpgc.com
     泄欲久久资源网 (第1/3页)
    
(1)
“醒一醒,石头人!你不能再睡了。我们要去大门口——他们要等我们到了才开始。”
伊拉龙好不容易才睁开眼睛,觉得脑袋发胀,浑身发酸。他是躺在冰冷的石桌子上。“什么?”他感到舌头上有一股苦味,露出一副怪相。
奥利克摸了摸褐色的胡子。“阿吉哈的葬礼。我们一定要去参加!”
“不,你刚才叫我什么来着?”他们仍在宴会厅里,但宴会厅里除了他、奥利克和蓝儿以外空无一人。蓝儿侧睡在两张桌子之间。她动了一下,抬起了头,睡眼惺忪地四下张望。
“石头人!我叫你石头人,我已经花了差不多一个钟头想要把你叫醒。”
伊拉龙直起身来,下了桌子。前一天夜里的事一幕幕地掠过他的脑海。蓝儿,你怎么样?他问道,一面跌跌撞撞地朝她走去。
她转动一下脑袋,把血红的舌头伸出来又缩进去,就像是猫儿吃了什么难吃的东西。很好……我想。我的左翼觉得有点儿怪,我想,从桌子上掉下来的时候,是那个翅膀先着地的。我的脑袋里就像是装着一千枝滚烫的箭。
“你掉下来时伤着人了吗?”伊拉龙担心地问。
那个矮人从结实的胸脯里爆发出一阵纵情的笑声。“只是伤着了那些笑得太厉害,从座位上跌落下来的人。这是一条喝醉的龙在向他们鞠躬呢!我敢保证,这件事将被人们歌唱几十年。”蓝儿活动一下两个翅膀,眼睛严肃地望着别处。“我看你还是留在这儿吧,我们背不动你,蓝儿。厨师长很不高兴——你已经喝干了他的四桶好酒,他担心你还要喝下去。”
你有一次因为我喝了酒而惩罚了我!要是我喝干了四桶酒,我会没命的!
因此,你不是一条龙。
奥利克把一包衣服塞到伊拉龙的怀里。“快,把这几件衣服穿上。穿着这些衣服去参加葬礼要比穿你自己的衣服更合适。不过要快一点。我们没有时间了。”伊拉龙费力地穿上了这些东西——一件宽松的、袖口上饰有带子的白衬衣;一件红马甲,上面饰有金边和绣花;一条深色短裤;一双铮亮的黑靴子,走在地板上咯噔作响;以及一顶螺旋形的斗篷,用一枚饰针在喉咙下面一扣。萨若克佩在一根饰带上,而不是通常的普通皮带上。
伊拉龙往脸上泼了点水,把头发理理整齐。接着,奥利克催着他和蓝儿出了宴会厅,朝崇吉海姆的南门走去。“我们非得从那儿出发,”他解释说,两条粗壮的腿走得飞快,“因为抬着阿吉哈遗体的队伍三天前就停在那儿。他去墓地的路是不能中断的,要不然他的灵魂就不得安宁。”
这是个古怪的传统。蓝儿说。
伊拉龙表示同意,同时注意到她的步子有点不稳。在卡沃荷,人们通常葬在自己的农场里,如果他们住在村子里,就葬在小小的公墓里。在此过程中,唯一的仪式是念一些诗歌,事后为亲戚朋友办一顿丧饭。整个葬礼你能坚持下来吗?他看见蓝儿走路又踉踉跄跄的,就问。
蓝儿做了个怪脸。我能坚持到葬礼和娜绥妲的任命仪式完毕,然后我需要睡觉。让蜂蜜酒通通见鬼去吧!
伊拉龙又回过头来跟奥利克说话。他问:“阿吉哈葬在哪儿?”
奥利克放慢步子,谨慎地朝伊拉龙望了一眼。“这一直是部落里一个有争议的问题。矮人死了以后,我们认为一定要把他密封在石头里,要不然他就永远也见不了他的祖宗……这是很复杂的,我不能向外人透露更多的情况……不过,我们要确保把他葬好。要是让自己的亲人葬在低级的地方,家人和部落都会没有面子的。
“垡藤杜尔底下有一个墓室,那是所有已经死在这儿的矮人的家园。阿吉哈将被送往那儿。他不能和我们葬在一块儿,他是人类,不过已经为他留出了一间空的凹室。在那儿,沃顿族可以去瞻仰他,而又不会惊动我们的神圣墓穴。阿吉哈将受到应有的尊敬。”
“你们的国王为沃顿国作出了很大的贡献。”伊拉龙说。
“有的人认为他作出了太多的贡献。”
在那扇厚实的大门前面——这时候用隐蔽的链子高高吊起,以便让淡淡的日光射进垡藤杜尔——他们看到一支排列整齐的队伍。前面,冰冷而又惨白的阿吉哈的遗体躺在白色的大理石停尸架上,由六名身穿黑色铠甲的人抬着。他头上戴一顶饰有宝石的头盔。锁骨下方,他的两只手交叉着放在那把不带鞘的宝剑上方。宝剑从覆盖着胸脯和两腿的盾牌底下伸展。铠甲上的银色金属片犹如一圈圈的月光,压弯了四肢,落在停尸架上。
紧随遗体之后的是娜绥妲——她神情严肃,披着貂皮斗篷,身体结实,虽然脸上挂着眼泪。边上是穿着深色长袍的罗特加;然后是阿丽娅;长老会的长老们,脸上都带着恰如其分的哀伤表情;最后是浩浩荡荡的送葬队伍,从崇吉海姆延伸足足有一英里。
那条通往崇吉海姆中央大厅的走廊有四层楼高,半英里长。现在,每一扇门都已打开,那里挤满了人类和矮人。在一排排灰色的脸庞之间,在几百个叹息和低声细语的人的推搡之下,长长的挂毯晃来晃去。这时候,蓝儿和伊拉龙出现了。
约蒙杜招呼他们去他那边。伊拉龙和蓝儿穿插过去,同时注意不打乱那支队伍,立到他的身边。萨布莉朝他们瞪了一眼,显然不大赞同。奥利克走过去站到罗特加的背后。
(2)
他们一块儿等着,究竟等什么,伊拉龙不知道。
所有的灯笼都遮蔽一半,因此光线显得朦朦胧胧,给这个场面带上了一种梦幻般的感觉。似乎谁也没有动弹,没有呼吸。一时之间,伊拉龙认为他们都是永远也一动不会动的雕像。一缕香烟从停尸架升起,袅袅地飘向烟蒙蒙的天花板,散发出松枝的气味。一根鞭索不停地从一边向另一边飘动,这是走廊里唯一的动静。
崇吉海姆深处,有个鼓敲响了。咚!低沉的声音在他们的骨头里回响,整个城山为之微微振动,就像个巨大的石钟在发出响声。
他们向前走去。
咚!低沉的鼓声又响了一下,又响了一下,和第一响交混在一起,每一响都在走廊里不停地发出回声。在鼓声的驱策之下,他们一个个迈着庄严的步伐往前走去。鼓声赋予每一步以意义、目的和庄严,很适合这个场面。在这样的气氛中,谁的脑子里都没有思想,只有不断高涨的感情,同时唤出眼泪和又苦又甜的回忆。这正是鼓声的作用所在。
咚!
到了地道尽头,抬阿吉哈遗体的人在玛瑙柱子中间立停了脚步,然后步履轻盈地走进中央大厅。到了里面,伊拉龙注意到,矮人们在见到星形玫瑰的碎片以后神情更加严肃。
咚!
他们踏过一个水晶坟场。大厅中央有一圈高大的碎块,围住了镶嵌在里面的锤子和星星。许多碎片比蓝儿还大。星形玫瑰的碎片仍在闪闪发光,在有的碎片上,雕琢出的玫瑰花瓣历历可见。
咚!
抬尸人在无数锋利的石头之间继续前进。接着,队伍拐了个弯,走下一排宽阔的楼梯,来到下面的地道。他们经过许多洞穴,石屋,矮人的孩子们拉着妈妈的衣角,瞪大眼睛看着。
咚!
随着这最后一下鼓声,他们停在肋骨状的钟乳石底下。钟乳石叉向四面八方,形成了一个很大的地下墓室,两边都是一排排的凹室。每个凹室里都有一个坟墓,上面刻着名字和部落的饰章。成千——成万——的人都葬在这里。唯一的光线来自稀稀拉拉的几盏红灯笼,在昏暗中发出淡淡的光。
过了片刻,抬尸人走向一间与大厅相连的小屋。小屋中央筑有一个平台,上面有个黑咕隆咚的墓室。顶部刻着几行字:
愿大家,矮人、人类和精灵,
永远不忘
这个人。
他高尚、强大、聪明。
愿他永垂千古
送葬人到齐以后,阿吉哈的遗体被放进了墓穴。只有那些跟阿吉哈有私交的人才允许走到近处。伊拉龙和蓝儿在队伍里排在第五位,在阿丽娅之后。他们顺着大理石台阶走下去瞻仰他的遗容,伊拉龙觉得揪心似的难过。而且,他还把阿吉哈的葬礼同时看成是穆塔的葬礼。
伊拉龙停在墓边,低头凝视着阿吉哈。他一生中似乎从没有显得那么平静,仿佛死亡已经使阿吉哈摆脱了所有的世俗烦恼,承认他是个伟大人物,给了他最大的光荣。伊拉龙才认识阿吉哈不久。但是,到了这个时候,他已经很尊敬他,不但因为他作为一个人,而且因为他所代表的精神:摆脱暴政、争取自由的精神。而且,在伊拉龙和蓝儿离开帕兰卡山谷以后,阿吉哈是第一个为他们提供避难所的人。
在痛心疾首之余,他想要说一句最感激的话。最后,他从喉咙里轻轻地挤出一句话来:“阿吉哈,您将永远活在我们的心里。我敢发誓。您放心吧,娜绥妲将会继承您的事业;由于您的业绩,帝国肯定会被推翻。”他发觉蓝儿在碰他的胳膊,便和她一块儿走下平台,让位于约蒙杜。
最后,人人都表示了敬意。这时候,娜绥妲朝阿吉哈俯下身去,摸了摸她父亲的手,轻轻地而又快速地捏了一下。她发出一阵痛苦的呻吟,然后以一种陌生而又哭泣般的语言唱起来,墓室里充满了她的哀鸣之音。
然后来了十二名矮人。他们用一块大理石板盖住了阿吉哈仰着的脸部。他就这样走了。
www.lzuowen.comT:xt.小``说".天 堂     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最新网址:lxdpgc.com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